首頁 > 生活 >

許飛 | 把父親的沉默,譜寫成歌

2019-08-05 來源:時尚COSMO
3年前的夏天,歌手許飛第一次在節目裡演唱了自己的原創歌曲《父親寫的散文詩》,這是她心心念念送給老爸的禮物。播出前她沒和爸媽說,于是許父是和億萬觀衆一起第一次在節目裡聽到這首歌。

1

許飛

“一九八四年,莊稼還沒收割完,女兒躺在我懷裡,睡得那麼甜。今晚的露天電影沒時間去看,妻子提醒我修修縫紉機的踏闆……這是我父親日記裡的文字,這是他的青春留下來的散文詩。”

3年前的夏天,歌手許飛第一次在節目裡演唱了自己的原創歌曲《父親寫的散文詩》,這是她心心念念送給老爸的禮物。播出前她沒和爸媽說,于是許父是和億萬觀衆一起第一次在節目裡聽到這首歌。

“給我感動哭了,我閨女這歌寫得太好了!寫到我心裡去了。”但在曾經的許多年裡,父女二人的關系并非如此熱忱和相互懂得,反而是微妙且頗有對抗性。

在自己身上看見父親的影子

許飛出生在吉林四平一個普通的工薪家庭,父母曾一次性買斷了20年工齡換來6萬塊錢讓12歲的她到北京念藝術學院,她由此少小離家。長期缺乏溝通和交流的兩代人,在許飛臨近畢業時爆發了一次激烈沖突。出于對“鐵飯碗”的恐懼,許飛拒絕了部隊文工團的面試機會,而“一份編制内的工作”卻是許父對女兒最大的希冀。互不退讓的結果,便是兩代人長久的僵持。

許飛和老爸一樣,有着東北人典型的耿直與沖勁兒。小時候她因為淘氣不聽話被老爸揍過,“我爸那時對我的要求就是你隻要認錯我就不打你了,但是我就是不認錯,你打吧。”許飛歪着頭梗着脖子,模仿着自己小時候的樣子,眼睛裡至今還流露着倔強。這情形看得一旁的許父有些羞赧,小聲嘟哝着:“ 我也沒有下狠手啊,你說哪個爸爸真的忍心打孩子?”

“有一天,我突然覺得他老了,然後自己先洩了氣,就不想再跟他對着幹了。”許飛說,小時候風風火火,一心想做媽媽那樣的女人,有江湖大姐大的氣勢,但真的長大了,她卻發現自己“回旋”了,越來越像父親:“ 有次我跟人聊天,我說我發現自己長成了小時候不喜歡的他的樣子,同樣不害怕孤獨也不需要朋友。我甚至會在家裡默默站到他那邊,時不時還會勸媽媽說,你安靜一會兒,安靜一會兒。”

2

許飛的父親 許萬德

從獨自承擔到學會分享

一個人打拼的這20年裡,許飛有過參加選秀一夜成名的順境,也經曆了事業上的逆旅,甚至因解約風波背上了三百萬的債務,直到慢慢找到自己的節奏與方向,兜兜轉轉,依舊堅持創作的初衷。所有路途中遇到的溝溝坎坎,許飛選擇一個人扛。“很簡單,我們承受的所謂的壓力以及不開心,是來自你置身于北京這樣的大城市,但對于我父母來講,他們一直生活在壓力并沒有這麼大的小縣城裡……那些你認為仿佛天要塌了的事情,你是不能跟他們講的,他們承受不了,他們的天真的會塌,所以我就比較習慣,不好的事情基本上不跟他們溝通,就自己調整。”

許飛說出上述這番話時,許父一直默默地側頭望着她,眼睛裡閃着澀澀的光。“這一點她随我,她爹也是一條道走到黑的,她的執着讓我現在都心疼。她認準的東西,想幹的事情,一定要幹好。”許父攤開手,“跟她12歲一起來北京的那批學員現在差不多都改行了,沒有唱歌的了,就她還在唱。”心疼之外,是掩飾不住的驕傲和欣賞。

越來越像的父女倆,現在還有了另一種獨特的“ 交流” 方式—跑馬拉松。在債務的重壓下,許飛在2014年迷上了跑步和馬拉松,之後2年時間裡,她滿世界跑“馬”,成為第一個跑完世界六大馬拉松的音樂人。為了讓爸爸擁有健康的生活方式,許飛邀約老爸一起跑步,許父知道這樣的方式,可以有更多與女兒相處的時間,咬牙跟着一起跑。“其實我也不是運動達人,但是我就想體會一下她所經曆的是什麼,跑馬這個事,為啥她能上瘾呢?我得體會。因為啥?她喜歡的東西,我得跟上腳步,你太脫鈎的話,她就嫌棄咱了,是不是?”

或許這就是一位不善言辭的父親表達愛意的方式,默默在背後追逐,目光一路随行。

3

許飛 & 父親許萬德

Q&A:

《父親寫的散文詩》 發布之後,你們之間關系有更親近嗎?

許飛:我是後來聽我媽說才知道的,這首歌出來之後,我爸還挺驕傲的,跟他那些朋友們聊天的時候總會很得意,然後我爸媽他們兩個在家裡的地位也因為這首歌,一下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哈哈。

許萬德:這是我KTV必點的保留曲目,我本身五音不全,但是我會唱,雖然調不咋在調。

父女倆的性格有什麼相似之處?

許飛:我絕對絕對不喜歡熱鬧,但我們家其實一直都是很熱鬧的,因為我媽有很多的朋友。我爸在家裡永遠都不怎麼講話,但在家裡面最沉默的,其實對這個家的貢獻最大,他永遠讓家裡有熱乎的飯菜。過去我一直覺得我爸不會生活,也沒有朋友,他就那麼孤獨,其實這是我們對上一輩的人認知上的缺憾,他之所以是那樣的觀念是為了更好地照顧家庭。

許萬德:她非常聰明,這也随我。她小時候為什麼老挨打呢,就因為她把家裡動的鐘、表啥都拆了,她好奇。咱那時候也不懂,這應該是鼓勵孩子的事,但咱那個年代,用了半年的工資買個表,你給拆了,這不得敲她兩下?總之,她想弄會的東西就能弄會了,還弄得非常好。

最想囑咐對方的話是什麼?

許萬德:其實她一點不用我操心,我一直都能在她身上看到力量,無論是跑馬拉松,還是她創作的作品,都能引導我,我是她的歌迷,晚上睡覺前我都會聽她的歌。我就希望她能快樂地生活,沒有快樂,掙錢能有啥用?

許飛:我想到那天看到一個鮑勃· 迪倫的采訪,他說他在小的時候,老師讓他寫作文,說你長大之後的願望是什麼,鮑勃· 迪倫站起來說,我希望成為一個快樂的人。老師說,這位同學,你沒有搞清楚,我們給你的這個主題是什麼。後來鮑勃·迪倫說,其實是你們沒有搞清楚你們給出的主題。他認為能夠真的做到很快樂地生活,其實是最艱難的事。

自己跑馬拉松和拉着爸爸一起跑,感受有什麼不同?

許飛:我跟我爸一起跑,幸福感要來得更強烈,因為像我爸媽這個歲數,能給他買的東西很有限,我能想到的孝敬,就是陪伴。我也希望他們能擁有健康的生活方式,這就是我能送給他們最大的禮物。

推薦 EDITORS PICKS
熱點 MOST POPUL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