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人物 >

徐熙媛、徐熙娣 | 我們大概上輩子是情人

2019-07-31 來源:時尚健康
大S曾經視工作為一切,自稱是一匹狼,果敢、叛逆、笃定,甚至連第二天的體重都可以完全控制到小數位,隻要她想。可婚後的她,開始變得越來越柔軟,用小S的話說,“她的眼裡隻有孩子,一匹狼的那個東西,現在已經徹底消失了。現在的大S是熊貓,看起來慵懶,但又很讓人疼愛,很珍貴。”而小S最喜歡的是大象,因為它們是母系社會。如果一隻小象迷失,遇到新的母象群想要加入,隻要主母象同意接納,就會把它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疼愛,不讓它受到任何的欺負。“它們非常注重家庭觀念”,小S說:“這跟我們的家庭很像”。

1

徐熙媛、徐熙娣

秘密,這個命題隻存在于你我之外

台北博愛路上徐家銀樓的閣樓裡,藏着小S自閉的少女時代。

彼時,她自覺不漂亮又不會講話,害怕接觸人群,常獨自躲在閣樓裡玩紙娃娃,“賦予它們生命,演各式各樣的角色,在那個世界裡我很快樂”。

這個小S 在“康熙時代”幾乎是隐身的,她放肆逗趣扮醜,因為她太體諒觀衆有多麼渴求在笑聲中疏解壓力。直至近期在綜藝節目中,她終于褪下隐形鬥篷,為小宋佳那句“你一點都不愛自己”而淚崩。

“也許因為我藝人當太久了吧。自信快樂的完美小孩,觀衆已經看了太多,反而會讓他們很大壓力。但我也不是顧及到這一點,才刻意表現出脆弱或者不自信的一面,隻是我懶得再去演了。”

小S 曾這樣描述那個自閉的自己:别人都在氣球裡有着美好的生活,好像隻有自己在氣球之外。但她可能并沒有意識到姐姐大S 其實一直在她身後,而比她更懂得她自己的,也是姐姐。

“大家會覺得她很搞笑很放松,可我知道她内心其實對自己的要求比我還高,又很容易自信心潰散,主持節目一個梗不好笑,她整個人就失魂了。也許這在别人看來是缺點,可我覺得是優點,也并不覺得她應該改變,因為這就是她的個性。”

比愛更重要的,是懂得;比懂得更奢侈的,是不言自明的疼惜。如果說小S 的自閉藏在閣樓裡,那麼,大S 的脆弱隐在堅強裡。在這一點上,她們姐妹兩人出奇的默契。

衆所周知,大S 是家中的決策者,是全家人眼裡定海神針一般的存在。随着新家庭的組建和兩個孩子的誕生,她漸漸開始覺得累了,可還是在拼盡全力想要保護好每一個人。家人們看在眼裡,疼在心裡。

“大S 就是太熱愛一家之主這個角色了。我常說我們各自把生活過好,彼此關心,這樣不就好了嗎?可她總是會天外飛來一筆莫名其妙的擔心。她一直把自己當成領導者,我媽媽反而會更擔心這樣的她,怕她入戲太深。其實我們都長大了,可以做自己的選擇了,也希望能給她一個安全感。”

被問及兩姐妹間有沒有秘密?小S 脫口而出“我什麼都會跟她說”,然後猶疑半秒,“我覺得她對我也沒有秘密”。而大S 則笑着調侃,“我不喜歡在她面前裸露,可她在我面前都常常裸體走來走去,除此之外,不太有秘密,她連多久沒洗澡都要跟我講。”

2

徐熙媛、徐熙娣

我很愛她,不知道她自己知不知道

小S 總是可以在各個場合,或崇拜或嫉妒地以各種方式盛贊大S,姐姐的溫柔漂亮、姐姐的藝術天賦……不吝溢美之詞。問她會不會是血緣濾鏡的作用,她哈哈打趣,“有時候她個性還是蠻差的”。

但毋庸置疑的是,在這次采訪中,什麼話題都可以侃侃而談的小S,把數次欲言又止的停頓都留給了姐姐。在這段有血緣加持的友情中,有着太多令人羨慕卻不可企及的深情,是隻有血液才能在時間中發酵出的天然醇厚。

小S 的愛明目張膽卻又小心翼翼,她會很關心姐姐婚姻好不好,過得快不快樂,但她太了解姐姐的敏感和痛苦,“所以有些事情我怕我講了……怎麼講呢,有時候我知道她不想談”。

如果阿雅懷孕了,她會替阿雅開心,可是大S 懷孕了,替她開心之餘又有擔心,“血緣關系是更深的一種牽絆,會有很多很難言表的情緒,雖然她常常會把我惹到,可我很愛她,我不知道她自己知不知道”。

論及血緣在這段感情中的作用,大S 冷靜克制卻又細膩深沉,“我隻能反過來的跟你說,我的姐妹們大都沒有血緣關系。我妹妹她是我最好的朋友,隻是她跟我有血緣關系。”

對于大S 來說,兩人之間毫無保留的信任,已經超越了父母和伴侶,全世界最難以啟齒或者最害怕的事情,都會在對方面前表現出來。“我們是彼此最真實最信任的鏡子。她反射多少,我就會反射多少給她。我們毫無保留地像在照鏡子一樣,把自己的好的壞的都看進去。”

小S 的老公經常跟她強調,“baby,你要知道全世界最愛你的人就是我,我們兩個才是要走到最後一步的”,可如果給媽媽、老公、姐妹排序,小S 還是會媽媽排第一,然後把姐姐排在老公前面。

“我老公朋友一堆,身強力壯,我覺得他應該會把自己過得很好,但大S 還是會讓我比較擔心的人。我常常跟别人講,我們大概上輩子是情人,我對她的愛莫名其妙得深。”

而大S則對排序諱莫如深,“我不能講出來,因為如果不是那個人,他(她)看到會作何感想,尤其那三個人,他們都是很計較的人”。

聽到姐姐的這個答案,小S 佯嗔大笑,“她比我老江湖!”

4

徐熙媛、徐熙娣

未來,希望我們永遠都是死小孩

大S 會選擇性遺忘自己的年紀,這大概是每個漂亮女生不可觸碰的成長禁區。“我對數字不太有記性,如果不提醒的話,我其實會忘記自己幾歲,可我妹常常會提到自己的歲數,我也就馬上知道了自己的,因為我就永遠是她姐姐”。

而女演員的年齡危機,從來都是一道沒有謎底的終極難題,“年齡到了接不到戲這件事情,不是說别人找我演媽媽我不演,而是說連這種劇本都很少出現了”。大S 已經看得很開,“演不演戲看緣分,但我必須要顧及好我的孩子,我自己生的,我就要負起這個責任”。

她甚至做好了隻要孩子有需要,就随時放下工作的心理準備,“我14 歲就開始拍廣告,在演藝圈已經很多很多年了。該退休的時候就退休,不能死抓着不放。”

大S 的口吻是過盡千帆的平淡,到聽不出絲毫眷戀,就像她自己所描述的那樣,“我有一個很老很老的靈魂,我一直覺得這是我最後一次回到人間當人類,所以我非常珍惜,所有的事情我都努力去嘗試了,我學的東西已經夠多了。”

8

徐熙媛、徐熙娣

小S 深知年紀是姐姐的死穴,“可她狀态那麼好,即使講出來大家也不會相信,其實這應該更值得自信,幹嘛要畫地自限?”在她看來,年紀雖然也是困擾,但最重要的還是健康,必須學會更有力的控制,再去面對新陳代謝變慢的事實。

比如,她會盯着桌上的那塊最愛的綠豆糕足足五個小時,最後還是選擇了放棄,“如果不是女明星,應該不會有這麼大的壓迫感吧,跟三五好友相約喝酒,吃想吃的東西,而不再擔心被嚴厲指責,眼睛怎麼會腫、身材怎麼會垮?可至少我還對美食,對這個世界保有熱情,這個事我還覺得挺欣慰的。”

大S 曾問小S,“你是不是還是很想紅?你到底想要賺多少錢?你是不是追求名利到沒法放棄?”其實,在孩子和事業的終極命題中,小S 看起來仍在事業上不放棄“折騰”,但選擇跟姐姐完全一樣。

“如果有天我女兒要出國留學,我真的會陪她們一起去。那個時候我也50 歲了,并不是一定要主持節目或者拍雜志,才是幸福的人生。去尋找50 歲的快樂,也是我接下來的目标。”

而談到對未來的期待,大S 不假思索,“希望我們能永遠都是死小孩,這是我們天生下來的個性。靈魂不管多老,但内心就是一個很好奇、很欠揍,很喜歡去挑點事兒的死小孩,永遠要把最好的分享給姐妹們和所有人。”

12
推薦 EDITORS PICKS
熱點 MOST POPULAR